在人類社會快速發展的當下,技術通過幫助人類去實現重塑和增強人體,以及擴張人類在智力與情感方面能力等一系列超越人類自身的理想。


今天,不少藝術家敏銳地通過作品反思了掩在技術和人類關係中徒勞無用的慾望與當代的焦慮——它們始終貫穿在人類希望通過發展技術能夠徹底改變人類局限境況的協調中:?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藝術家基蒂·克拉克(Kitty Clark)在萊斯特Phoenix的個展「沒有人先生」(Mr. Nobody)中展出了一系列雕塑與投影作品,作品的核心是由頭戴顯示器提供的一次虛擬現實體驗。主角Mr. Nobody是一個生活在不遠的將來、飽受技術壓抑症(Technostress)困擾的工薪族。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技術壓抑症表現了人與新興技術之間的消極的心理關係,它是過度暴露於技術之下而產生的生理、心理與行為上的結果。這一現象的副作用之一——電腦狂暴症迫使人們從語言和身體上,甚至在某些情況下還會使用武器來對抗他們的電腦等個人設備,以應對技術在履行其作為「更容易與更有效的存在」時的承諾而發生的失敗。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Kitty製作的丙烯酸雕塑的靈感來自於機箱改裝文化——機箱會被進行裝飾性地改裝以強調設備的內部運作——與高規格的電腦定製文化。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通過回應一些抽象的、數字化的敘述,Kitty的作品嘗試去探索物質世界與被困在一個虛擬世界中的文化之間的關係。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藝術家黑特·史德耶爾(Hito Steyerl)的沉浸式影像裝置作品「太陽工廠」(Factory of the Sun)講述了在一個動作捕捉工作室中,工人們的強制性運動被轉化為人造陽光的超現實主義的故事。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這件作品探索了在史無前例的全球數據流定義下的一個時刻里,人們在圖像傳播中的樂趣與危險。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在各種類型——新聞報道、紀錄片、視頻遊戲以及互聯網上的舞蹈視頻——之間流轉,「Factory of the Sun」使用了光與加速度的主題與意象來探索當監視演變成為一個日益虛擬的世界的平凡的一部分時,集體抗爭究竟還有什麼樣的可能性。這是人類在技術更替中,對新技術產生的方式與其應用在社會生活中消極面的調侃。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而美國藝術家Cécile B. Evans的作品「內心所想要的東西」(What The Heart Wants)也關注了人與技術之間的關係,以及對在它們之間交換與傳播中產生的未來影響。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內心所想要的東西」想像了一個由技術協調的世界:在一個無限的力量被賦予某個控制著我們生活方方面面的公司所構成的未來中,作為人類意味著什麼。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這個已經進化到將人體視為一個名為「HYPER」的公司嘗試按自己的利益需求來塑造人類,但它不可避免地會遭遇一些存在分歧的問題,例如誰有機會成為真正的人類?技術的調解被用作一種規劃設備以回答關於種族、性別、愛、死亡、特權以及人權的永恆的、詳盡的問題。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Cécile利用現實來創造虛擬,「HYPER」存在於一個混合了數字與有機位置的世界中,這個世界通過對近期與歷史事件的參考來模仿了我們現實的世界。「HYPER」是一個虛擬的產物,它來自雲端,搜尋著自己的靈魂以及有意義的解決方案。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



藝術家們通過對未來技術協調的無力感再次質疑了人工技術增強人類個體意識與幸福感的可能性,它同樣面對著擺脫慾望的徒勞無力。或許對一些人來說,這樣的未來僅作為超脫現實的幻想而存在。然而,當我們著眼當下,人工技術對一些人的生活與情感的控制程度逐漸加深,也許將來還會有更大程度。或許,這再次提醒了我們人類真正的所需和方向。


.


.


.


沒有人先生需要的技術明天


?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藝術眼ARTSPY 的精彩文章:

※「遊戲」與開放的活力
※「比特宮-烏洛波洛斯」——歡迎進入異次元世界
※藝術眼·海外展
※「Full-Fall presents Kerstin Br?tsch」